春节,记忆的最深处

鹰金钱企业  杨帆


    怀着一种思念,记忆在沉睡中再次被唤醒。问我是否记得,其实我是未曾忘记,脑海中春节的微笑,又勾起我的思念,犹如一面明镜,犹如一汪碧水,映照常春藤一蓬如盖的绿荫,拥抱洁白而静谧的云天。

    一年之中,春节的团聚无疑是最美的。在外辛苦奔波了一年,暂且放下来吧!大年三十,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团圆饭,看春节晚会,午夜礼炮的轰鸣迎来了新年!

    也许在许多人眼中,儿时的春节才是热闹有趣的,年味随着年龄的增长悄然消退,然而,我的记忆里,我对过年的热情却从未失一分一毫。从小到大,我喜欢过年,喜欢那团圆欢聚,舒适温馨的时光。眷念,在父母的膝前,淡淡的平实飘逸出香,透溢出美。眷念,妈妈春节前忙碌的身影,溢满家里的每个角落,洒满温馨,妈妈精心准备着我最喜爱的美食,我围在她的左右,听命于她的呼来唤去。眷念,与爸爸一起挂灯笼、贴对联、买新年礼物,像只快乐的任意飞翔的鸟儿,畅游在琳琅满目的商海的天空,挑选自己喜爱的物品,爸爸的笑容时刻盈满于面。

    春节那天,全家人都早早起来准备祭拜祖先,承接亲朋好友的拜年祝福。从正月初一到初四,拜年的脚步从未停止过,见到了久违的亲人好友。彼此都有聊不完的话题,道不尽的情愫,暖融融的气氛,就像小溪流水,静静地淌、潺潺地流。天气出奇的美好,似乎也感受到了亲人欢聚的欣喜,叨诉家常温馨。

    紧接着,最为忙碌喜庆的两天来了,正月初五“三山国王”巡游,是大家的家乡一年一度庆神游活动的第一天,为使活动更加祥和喜庆,特邀澄海麒麟、舞龙和大型锣鼓队游行表演,精彩的表演更使得这个节日气氛沸腾了。四年一次的轮回庆典,社员们以最大的热情和激情展现出田围社勇于尝试拼搏和勇于创新进取的精神,以一个全新的田围社面目展现,美丽池厝渡,和谐田围社。翌日,正月初六,“关公”巡游,热闹非凡的英歌舞,村民们跟着鼓乐节奏欢快地舞动着,跳跃着,快乐的情绪洒满一地。在大家的家乡,英歌被看作是英雄的化身、吉祥的象征、驱邪的魔力,熔戏剧、舞蹈、武术于一炉,表演独具魅力,它以刚劲、雄浑、粗犷、奔放的舞姿,构成了磅礴、威武、强壮、豪迈的气势,给人以力与美的震撼。英歌舞者的装扮,是按梁山好汉的形象来打扮的。司大鼓有作宋江打扮的,也有作别的梁山英雄打扮的,领头的舞槌人一般来说,左队头槌是秦明或者是挂黑须的李逵,右队是杨志或者是挂红须的关胜,二槌是林冲,三槌是鲁智深、武松。 古时候,表演英歌舞的小伙子易能受到姑娘们的爱慕之情,常常从英歌队中挑选自己的意中人,现在成了人们表达喜庆的一种方式,人们认为,经过英歌队舞过的房屋,能永保平安。借此机会,春节里,分享的是丰收成果,展望的是美丽憧憬,祝福的是身体安康,祈求的是风调雨顺。

    我怎能不喜欢过年?有这样的相聚,有这样的亲人,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和豪兴,为大家涂染了永不褪色的新年,我深信,即便有一天大家都老了,由于许多鲜活愉悦、快乐而生动的记忆,对“年”我仍能保持如现在一样的欢欣和热忱。绵绵软软的丝带般的牵挂,缠绕着过往的岁月,悄悄拉起每一朵晶莹剔透的浪花,丝丝缕缕的柔情碧绿了淡泊的心。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记忆最深处,回味这那冬日的温暖。